当前位置:纪皓文船舶燃料供应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宝玉的那盘酥酪是留给谁的?李嬷嬷为何将它吃完?
红楼梦中宝玉的那盘酥酪是留给谁的?李嬷嬷为何将它吃完?
2022-08-05

李嬷嬷,《红楼梦》中人物。贾宝玉的乳母。“遥望历史的河流,感受历史的沧桑,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

红楼梦中的李嬷嬷虽然只是一个小配角,小人物,却因为两次吃东西一次喝茶,招来宝玉不满。枫露茶事件,她的几句话,还让宝玉背了黑锅,担了撵茜雪的恶名。对于这样一个小人物,作者曹雪芹不吝笔墨,将人性中的嫉妒和得失写尽。

李嬷嬷赌气将酥酪吃完,招来宝玉不满,她为何要这样做?

一、曹雪芹:李嬷嬷吃宝玉留给袭人的酥酪,完全是因为嫉妒。

李嬷嬷听了,又气又愧,便说道:“我不信他这样坏了。别说我吃了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个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待袭人比我还重?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的奶,吃得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了,看怎么样!你们看袭人不知怎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一面说,一面赌气将酥酪吃尽。

这是红楼梦第十九回中的一段话,当时袭人告假回家,宝玉特意给袭人留了一碗酥酪。这个时候宝玉的乳母李嬷嬷来了,她看到碗中的酥酪,还以为是宝玉给自己留的,端起来就要吃,不曾想却被晴雯拦住了。

晴雯知道这是宝玉特意留给袭人的,李嬷嬷吃了,回来宝玉又要闹脾气,枫露茶就是最好的例子,宝玉发了脾气,李嬷嬷不敢进来偷偷的溜走了。这次晴雯不想再承担不是,就拿袭人拒绝了李嬷嬷。

不曾想晴雯的这句话触动了李嬷嬷敏感的神经,她觉得宝玉小时候喝自己的奶水长大,如今有好吃的不但不留给她,还留给了袭人。在李嬷嬷眼中,袭人不过是贾府花钱买来的毛丫头,刚来的时候,还曾在她手底下调教过。如今因为宝玉的喜欢,袭人竟然在身份上越过了她,这也是李嬷嬷最生气的地方。

就这样一个毛丫头,竟然敢骑在自己的头上,李嬷嬷越想越气,就赌气把宝玉留给袭人的酥酪吃完了。事后,李嬷嬷还提起了枫露茶事件,还说茜雪是因为那碗枫露茶被撵出了大观园,让宝玉背了黑锅。

其实,这件事说白了就是李嬷嬷嫉妒袭人,她觉得袭人取代了她在宝玉心目中的位置。因为李嬷嬷是宝玉的乳母,在宝玉的幼年扮演着母亲的角色,曾给过宝玉母亲般的关爱。如今宝玉长大了,用宝玉的话来说,这个乳母就失去了自己的价值,她和赵姨娘一样,想要刷自己的存在感,就时不时的跑到怡红院里找丫环的茬。

尤其是袭人,李嬷嬷觉得一个被贾府买来的毛丫头,靠着宝玉的宠爱,竟然在地位上超越了自己,这件事让李嬷嬷十分恼火,这也是她赌气吃酥酪的原因。

二、李嬷嬷:袭人这个毛丫头,哄的宝玉不理我。

说毕走来,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地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

从这段话来看,李嬷嬷来怡红院其实不是真在乎吃东西喝茶,而是刷存在感。她觉得袭人不过是府里当初几两银子买来的毛丫头,现在仗着宝玉的宠爱,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哄得宝玉不理她。

李嬷嬷认为袭人有些忘本,忘记了当初自己对她的提拔和照顾,如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这次来,原本因为输了钱心里就有气,看到袭人躺在那里,不出来迎接自己,心里就更窝火。

宝玉看到李嬷嬷骂袭人,就替她分辨了几句,宝玉不替袭人说话还好,他说了几句更是触动了李嬷嬷的痛处,李嬷嬷气糊涂了,说了一些很离谱的话。

李嬷嬷听了这话,一发气起来了,说道:“你只护着那只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谁不帮着你呢,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我都知道哪些事。我只和你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了。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在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

李嬷嬷这句话里面信息量很大,除了发牢骚说袭人的狐媚外,还提到了宝玉对她的不管不问。把你养大了,如今用不到我了,把我丢在一边不管,这才是李嬷嬷生气的重点。再加上李嬷嬷认为袭人故意拿大,不把她放在眼里,哄得宝玉也不理她,威胁到了她的地位,心里就更不受用了。

其实,在当时的社会,即便是少爷小姐长大了,府里对乳母还是非常敬重的,康熙皇帝就是最好的例子。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的曾祖母,也就是曹寅的母亲孙氏就是康熙的乳母,因为清朝初期后宫的规定,后妃不能亲自抚养自己的儿女,康熙的生母佟佳氏生康熙后,也没有机会亲自抚养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和康熙关系最亲近的就是他的乳母。在康熙眼中,他的乳母相当于他的母亲,身份很重要,至少对他的童年来说非常重要。因此,康熙继位后,曹家凭借这层关系,飞黄腾达。

正是因为当时社会尊重乳母,李嬷嬷在宝玉长大后,心里才开始有很多的失落,觉得宝玉长大了,用不到自己了,就把她这个乳母放在一边不管了。说白了,就是她失去了当宝玉乳母时的那种管理宝玉屋内事务的权力,如今袭人当了怡红院里的首席大丫环,不仅替代了她的位置,还霸占了宝玉的心,哄得宝玉不理养大他的乳母,让李嬷嬷失去了存在感。

按理说,李嬷嬷在贾府的奴才中地位不算低,家里也不缺吃喝的东西,即便是宝玉屋里的东西稀缺可口,她也断不会为了一口吃的,与袭人翻脸。她闹脾气,找茬,都是因为嫉妒袭人的地位,嫉妒袭人在宝玉心中的位置。

李嬷嬷已经算是退休离开了大观园,还几次三番地到怡红院里视察,其目的既有对过去生活的留恋和不舍,又有刷存在感的嫌弃。她看不惯袭人,不是因为袭人做得不好,而是因为宝玉对袭人太好,不仅给她留吃的东西,还主动替她说话,为她撑腰,这才是李嬷嬷心中最介意最失落的地方。

还是王熙凤看人看事最灵透,她知道李嬷嬷打牌输了,心里不痛快,借着事由来找袭人的麻烦,就拿贾母压她,连哄带吓得把她带走了。

李嬷嬷虽然离开了怡红院,但她的无理取闹,她的嫉妒,让袭人后怕,也让宝玉厌恶。宝玉当初曾在枫露茶事件中,扬言要撵了她,最后还是袭人怕事情闹大了被贾母等人责罚,劝宝玉平息了此事。如今李嬷嬷再提枫露茶事件,还说因为这个茶水,宝玉撵走了茜雪。曹雪芹留下的脂批来看,茜雪离开了贾府,但不是被撵走的,不然她也不会在后四十回中到狱神庙探望宝玉。

只是李嬷嬷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嫉妒,不惜中伤宝玉,让宝玉背黑锅,这样的小人物才是最可怕的。事实上,为了大家族的体面,也为了维护贾家的好名声,即便是宝玉十分厌恶乳母李嬷嬷,贾母也不可能真的撵了她,最多是按照书中写的那样,替她办理了内退,让她享受乳母该有的丰厚待遇。奇怪的是李嬷嬷并不愿意真的退休,她还要时不时的跑到怡红院里视察工作,监督宝玉屋里的丫环工作,吃点喝点宝玉为大丫环留的东西,刷刷存在感,找回当初自己在宝玉身边的那种体面,这才是李嬷嬷的可悲之处,也是曹雪芹写这个小人物的精彩之处。

可见,通过李嬷嬷的大闹和赌气,曹雪芹将这个小人物人性中的可悲和嫉妒写得非常精彩。如果李嬷嬷也像贾琏的乳母赵嬷嬷那样识大体顾大局,相信宝玉也不会厌恶她,更不会扬言要撵了她出去。正是李嬷嬷自身的不自重,不尊重,跑到怡红院里与宝玉的丫环大吵大闹,不顾体面赌气吃宝玉留给袭人的酥酪,也不会招来宝玉对她的不满和厌恶。